冰燐

海未怎麼可以那麼可愛呢///

【海鳥】狩獵者 (始)

之前的庫存,寒假有時間可能開始慢慢填w

 ────────────

我又來做死了,越來越多坑了w

 

最近重新整理了一下這裡,發現我的第一、二篇海鳥文根本黑歷史,雖然其他也黑的可以,但感覺還是一跟二最可怕XD

 

所以我就鎖起來了,讓它永遠深藏於我心中(合掌

 

這個腦洞在要寫之前都讓我有些猶豫,因為這篇跟之前的文筆比較起來有點…恩…嚴肅?

 

和我以前那些逗比風格的文根本就不同風格wwwww

 

我也不知道我寫出來會是怎樣,不過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就真是太感謝了。

 

然後因為劇情的需要,可能人物會有OOC

 

那麼以下。

 

 

 

p.s:這一篇是海未視角,小鳥還未出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夜,屬於「狩獵者」活躍的時刻。

 

 

 

在某間高級豪宅裡,窗戶被大大拉開,夜風吹入,使得窗簾大力晃動,也吹動了園田海未那如大海般深藍的長髮。

 

此時的她,正聽著狂嘯的風聲搭配房主因驚嚇而變得淒厲的求饒聲。

 

 

 

園田手上的槍口靠著對方的太陽穴,可以感受到對方害怕而顫抖的身軀,但她琥珀色的瞳孔不帶任何同情,冷冷的看著對方。

 

 

 

「求、求你了!如果你能放過我,你...你需要多少錢,我都會給你的!」

 

身形肥胖有著些微禿頭的中年男子慌張地指著剛回來時放在地上的手提箱,園田知道那是他剛才去做「交易」所獲得的利潤。

 

 

 

「我不需要錢。」

 

些微皺起了眉頭,園田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自以為什麼都可以用錢解決的人,就連自己的生命走到了最後,還認為可以用錢換回自己那可悲的生命,想到這裡,園田用力地讓槍口緊靠著男子,讓他更加感受到自己即將死亡的恐懼。

 

 

 

「噫!那…那你要的是什麼!」

 

男子嚇到站都站不穩,雙腿一軟跪在地板上,膝蓋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發出一聲悶響。

 

 

 

「我、我還有老婆和小孩要養啊,真的求求你饒我一命…。」

 

「嗯?老婆跟小孩?你真以為,我來這裡沒做任何準備?」

 

「這、這話是甚麼意思......。」

 

 

 

男子聽了園田的話後頓了一下,也停止了悲鳴,冷汗從臉上滴落下來。

 

「池田拓信,今年62歲,25歲結婚,年輕就擅長理財,因自身能力以及新穎想法,受得上司的賞賜,在公司升職快速,卻引來其他較為年長的同事覬覦,聯合起來暗中陷害,使你從副總的位置被拉下來,且丟了工作,讓你產生了極大的怨恨、」

 

冰冷的語氣,低沉的聲音,像在說著故事般,園田在這裡停頓了。

 

 

 

「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

 

像是被戳了痛處一樣,池田表情有些猙獰,撐在地板上的雙手不斷顫抖,頭狠狠的抬起瞪向園田。

 

 

 

深藍雙眼毫無畏懼的看向怒視自己的雙眼,繼續說著

 

「後來因為喪志所以跑去賭博,結果有著伶俐的腦袋卻沒辦法讓你贏得錢財,反而還花光錢且欠了債,你因生活急需用錢,又受不了討債集團追討債務,所以就把歪腦筋動到了妻小身上,計畫意外將他們殺掉,然後詐領保險金,其方法是——」

 

 

 

「夠了!!閉嘴!人渣!」

 

被戳破了謊言,池田大力轉動身體,對著園田大吼。

 

 

 

 

 

「哦?看來你是已經做好覺悟了,這就當作是你最後的遺言吧。」

 

園田挑了挑眉,就算是被說了難聽的話她也不在乎,依舊是平時那種冰冷的語調。

 

 

 

「我——」

 

池田話還沒說完,園田扣下了板機,正中了池田,子彈正些微冒著白煙,池田因瞬間的強烈疼痛而痛苦呻吟,整個人倒在地上。

 

 

 

園田蹲了下來,池田感受到她的靠近後,伸出其中一隻摀著傷口的手抓住園田的手腕,園田因這突如其來的觸碰而皺了眉頭,但她並沒有甩開池田的手,她知道他已經沒有甚麼力氣可以做出反抗了,這只是他最後的掙扎。

 

 

 

「你、這種人…是不會明白的。」

 

池田用了剩下了力氣說出了這句話,之後癱軟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抓住園田的手也鬆開了,沒了動靜。

 

 

 

園田吹了吹槍口,看向窗外的眉月,輕咬了下唇。轉身從衣內拿出手帕,擦了擦剛才手腕上沒被手套保護住而碰到血的地方,接著將手帕摺好放回原來的地方,穿上了黑色的西裝外套,離開了豪宅。

 

 

 

街上的路燈忽明忽暗,強勁的晚風吹著樹葉颯颯作響,因夜晚的沈靜而越發明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果然不太適合這種風格(扶額

 

這篇主要想寫的是海未帥帥的樣子,不知道有沒有表現出來Orz

 

下一章會努力的

 

感謝大家的觀賞,下次見

新的300把我的新手駕駛車撞飛了wwww
那裡貌似無法開車(?
以後我的車還能發到哪啊嗚嗚嗚
只能另找地方了…

我要炸掉了!!!
好…幸福……(倒

靳歆諼:

彩彩 LINE BLOG



馬德......


我要哭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太感動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海鳥】一日導☆師☆(新手駕駛衝衝衝#

只能承認我的欲求不滿了,大家快上車(喂

※google連結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wiLFHh5GT3zTDBncUU4RUVnRFU/view?usp=sharing


如果上面的連結沒辦法看到的話,可以試試看下面300的連結哦~

※300連結

https://bbs.yamibo.com/thread-262704-1-1.html


 @靳歆諼  @楠布丁 謝謝你們的腦洞ww

我的學姐哪有那麼帥(二)

在小鳥送翼去保健室後,小鳥想著自己好像也沒甚麼事情可以做了

今天是新生們的開學典禮的日子,對於前輩們來說其實根本不用來學校,今天只是因為小鳥心血來潮想看看自己可愛的後輩,被捲入那場球賽完全是屬於一場意外,雖然最後還是成功地勝利了......。

小鳥忍不住想了想今天見到的海未

從之前給的資料上看來是感覺很嚴肅凜然,真正見到後還真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樣,不過又多了分可愛,讓人有些想捉弄。

小鳥微微翹瞧起了嘴角
「想看到海未醬更多不為人知的表情呢~」
小鳥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離活動結束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決定到活動中心外等海未她們出來。

當聽到學生們喧鬧的聲音漸漸清晰,小鳥退到了門外,直到感覺到有一個充滿精力的聲音和一個努力希望對方壓低音量的聲音到來,小鳥輕靠在牆壁上,看著橙髮和藍髮的後輩從門口走出來。

「啊、南學姊~~~」
穗乃果馬上就發現了小鳥,連跑帶跳的到小鳥面前,後方的海未想提醒穗乃果不要大聲喧嘩,但覺得已經提醒她一路了,好像完全沒有改善,只好嘆了口氣,跟上穗乃果到小鳥面前。

「穗乃果醬,海未醬,辛苦你們了呢。」
「真的很無趣呢!穗乃果都快睡、」
「咳、沒事的,綺羅學姊是去保健室了嗎?」
海未摀住穗乃果的嘴,讓穗乃果停止接下來的話,小鳥苦笑了一下。

「是呢,送進保健室做完一些緊急處理後就把小鳥推出來了,說甚麼不想再多麻煩小鳥了,真是見外啊。」

「那個…」

「怎麼了嗎?穗乃果醬。」
突然看到穗乃果有些難以開口的樣子,很不像一直都充滿活力的她會做的舉動,讓小鳥有些不習慣。

「那個、想問一下小鳥學姐,我可以去看綺羅學姊嗎?」

「嗯?可以的吧?保健室就在走廊的最尾端,為什麼突然那…麼…問…」
在小鳥跟穗乃果說出保健室位置後,只聽到了穗乃果快速地說了一聲「謝謝學姐!」就跑掉了,海未皺了皺眉頭,又再次的嘆了口氣。

「抱歉呢學姐,她好像一直都這樣。」

「沒事的,現在的翼醬也需要有人陪,而且我也希望她能跟翼醬早點互相了解彼此,這對於前後輩來說有益無害不是嗎?」

陽光有些刺眼,小鳥瞇起了眼看向了海未,海未好像稍微注意到了,將身體往可以讓小鳥不用那麼辛苦看自己的方位。

「海未醬,很溫柔呢。」
小鳥低著頭,輕拉了下海未的衣袖。
「不、這沒甚麼…。」
海未覺得自己耳朵有些熱,臉頰溫度也不自覺的上升中。

氣氛變得莫名曖昧,身為前輩的小鳥盡快放開海未,找新話題。
「…海未醬,等等是直接回家嗎?」

「恩…是的。」

「會跟父母一起吃飯?」

「不是的,其實我是一個人住在一間公寓。」

「诶?一個人住嗎?那生活打理也是?」

「是的,不過是跟認識的親人借空房住,所以平時只要解決三餐跟一些日常支出就可以了。」

「那海未醬平常會下廚嗎…?」

「呃…不會,通常都是去外面吃或是在家隨便用用。」
海未騷了騷臉頰,看著小鳥充滿疑惑的神情。

「海未醬真是辛苦呢…。」

「沒事的,父母親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因為想讓我獨立,沒問題的。」

「那~小鳥送海未醬回去吧。」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學姊等等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吧!」
海未慌張地揮起雙手,拒絕小鳥的提議。

「小鳥其實已經沒有甚麼事情要做了呢~」

「就、就算這樣也不行、」

「今天的任務只剩下多了解可愛的後輩呢。吶~海未醬……、」
看到小鳥突然低頭不語,海未覺得好像有甚麼不得了的事情要來了,等等不管發生甚麼事情自己一定會在無意識之下占下風,海未雙手緊緊抓住自己制服下擺,看著小鳥。
「拜託了~~」

「唔、太狡猾了啦…南學姊……。」
──園田海未,完敗。
雙手一鬆,海未沒辦法直視小鳥那密色的雙眼。

「呼呼~所以海未醬這是答應了吧~太好了~」
小鳥露出狡詰的微笑,看來自家可愛的後輩好像意外的很吃這招,以後可以用來撒嬌了。

────────
翼一人呆看著保健室的天花板,今天跟別社為了協調而舉辦的排球比賽也已經結束了,身為學生會長,等等還要好好地把文件給處理一下,翼這幾個星期下來都在處理校務,給自己的休息時間也比一般學生還少上許多,加上剛才的比賽,翼雖然不想耽誤處理文件的時間,但翼的身體已經在跟自己反抗了,她越想從保健室的床上起來,身體就越感到沉重,最後她只好乖乖地聽從身體的指示躺在床上。

「唉,剛剛還把小鳥推出去想說讓她去跟園田增進感情,然後我趁機偷偷溜去學生會室整理文件呢,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是不是也該休息一下,然後跟高坂…、。」

翼突然發覺好像有人正快速衝刺從走廊最尾端直直往這方向跑來,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讓翼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從床上坐了起來,看向關起的保健室拉門。

「咦?是小鳥?不太對,小鳥不會這樣在走廊上快速奔跑還配上奇怪又熱血的叫聲。」
翼發覺自己說到了甚麼關鍵字
「熱血……該不會是……、」

「會長!!你的腳傷還好嗎!!」

突然保健室拉門被『砰──』的一聲用力拉開,翼心想好險自己早就做好了可能會天搖地動、世界末日的心理準備,不然可能會被這聲響嚇得不輕。

「我沒事的高坂同學,進來吧。」
翼扶了一下額頭,發出那麼大的聲響以及騷動,恐怕整個在一樓的同學們應該都知道自己在保健室了吧,剛剛比排球賽的同學可能晚點就會知道消息跑來道歉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

小鳥陪著海未走到了她現在所居住的公寓,到了門口時,原本站在前面開門的海未轉了身看向小鳥。

「海未醬…怎麼了嗎?」
小鳥看著海未好像想說甚麼但又不敢直接說出口的掙扎表情,雖然覺得有些好笑,但直接笑出來好像不太禮貌,只好抿著嘴問海未。

「那個…南學姊剛剛,是說接下來沒有別的事?」
像是鼓起勇氣似的,海未深深吸了一口氣,用那深邃的琥珀認真地看著小鳥。

「啊、恩…小鳥是這樣說沒錯。」
像是被那琥珀吸引住了,小鳥看著那跟自己相似卻比自己更穩重,像是混了點焦糖的雙瞳,有種踏入了充滿甜食的禁地,身邊充滿著淡淡糖香,幸福的感覺。

「那南學姊…不介意的話要不要進來坐坐,雖然裡面好像也沒有甚麼可以好好招待學姊的……。」

「嗯?這樣沒問題嗎?」
小鳥是很開心海未這樣邀請她,但還是會怕打擾到海未。

「沒問題的,而且…剛才一路上都是南前輩問我我的事情,現在…我也想多了解南前輩一些……。」
海未說到後來聲音越來越小,但小鳥一個字也沒有漏聽,當小鳥明白海未的意思後,覺得自己臉正慢慢發燙。

「那、那就拜託海未醬了。」
小鳥裝做自己內心尚無動搖的樣子,其實內心已經有無數隻小小鳥已經被海未擊潰了。

──明明海未醬自己也很狡猾。

【海鳥】真的?假的?

又是一個詐騙ww

炸出文來了~

跟靳桑 @靳歆諼 想出的腦洞~

隨興寫寫的故事

以下是正文

───────

天花板上掛著引人注目的水晶吊燈,碩大的舞廳放著優雅屬於貴族的音樂,長型桌上擺滿了各式美食,現場的人們都穿著禮服和燕尾服,互相進行著聯誼談天。

 

南小鳥站在一旁的休息區,一整個晚上跟許多男性交流讓她很疲倦,小鳥平時其實不用一個一個的去回應那些對她有興趣的富二代,但這次的舞會是自己的父親辦的,身為女兒的小鳥不出面打些公關有失禮儀,所以小鳥她不得不做這些事,但這些富家子弟真的太過熱情,一個牽著小鳥的手邀小鳥跳舞,跳完後又一個說要和小鳥一起喝杯紅酒。

 

小鳥疲憊的神情全被一整晚都守著她的園田海未看在眼裡,海未是小鳥的執事,雖然是舉辦在自己家中,但在舞會時就變成了小鳥的保鑣。

 

海未看著明明喝了不少紅酒臉上卻只有些許紅暈的小鳥,皺了皺眉頭,今天來搭訕的男性們,雖然是富家子弟,但有些舉止神態卻顯輕浮,看著那些人牽起小鳥的手虛偽的親吻時,海未的內心很想一拳從那人臉上打下去,但海未看見小鳥沒有表示甚麼,所以海未把那些想法全都克制下來了。

 

現在小鳥的體力感覺有些吃不消了,海未輕輕朝小鳥身邊靠去

「大小姐,要不今天就先回去休息吧。」

海未輕聲的對著小鳥說

 

「海未醬、」

在小鳥要回話時,有一個向小鳥搭過話的男性朝小鳥走去,從他的表情和態度,海未馬上就認出那是讓海未今晚最不悅的人,海未馬上警戒了起來。

 

「南小姐,願意再跟我喝幾杯紅酒嗎?」

牽起小鳥的手,右方嘴角微微翹起,長相不差,在其他女性看來應該算是蠻紳士的,但看在海未眼裡卻是個變態。

 

「這個嗎……。」

小鳥無奈的笑笑,有些為難的看著男性,悄悄的向海未發出求救訊號。

 

海未感受到小鳥求救,向前走了一步,擋在小鳥面前

「不好意思,大小姐現在有點累了,可能無法接受你的邀約。」

海未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說著。

 

「啊?你哪位啊?南小姐又沒有拒絕,妳憑甚麼阻止我。」

男性帶著不耐煩的語氣和眼神看向海未。

 

「我是大小姐的執事,我有資格保護她的安全,請放開你的手。」

 

海未抓起男性的手,男性吃痛的甩開,不服氣的說。

 

「執事?那麼有本事的話那你來幫南小姐喝啊。」

又是一個輕浮的笑容,加上滿是挑釁的話語,海未的好勝心一整個被點燃了。

 

 

「接受挑戰。」

海未馬上回話。

 

「等、海未醬妳不是無法──」

在後方的小鳥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拉著海未衣襬,試著阻止海未衝動。

 

海未聽到小鳥說話,馬上轉身和小鳥面對面,露出溫柔的微笑,輕聲地說。

「沒事的,我要讓他知道他沒資格隨便碰小鳥,能碰小鳥的人只有我。」

 

───

經過了一來一往的拚酒,在那之前因男性早已喝過不少酒,海未佔了不少優勢,最後終於讓那男性迷迷糊糊地喝倒了。

獲得勝利的海未放下酒杯,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小鳥趕緊扶海未回自己的房間。

 

 

「大小姐……。」

海未只感覺腦袋昏呼呼的,這個房間,都是小鳥的味道。

 

「海未醬,大笨蛋,明明不會喝酒還喝那麼多。」

小鳥心疼的看著海未,充滿歉意的低下頭。

 

「抱歉。」

「不准道歉!」

 

「我只是…想保護大小姐而已。」

海未手輕輕的撫著小鳥的臉,臉上的紅暈不知是因為喝酒還是因為覺得自己說了羞恥的話。

 

「說好兩人的時候要直接叫小鳥名字的。」

 

「小鳥。」

「不用特地叫啦!」

 

「想一直念著小鳥的名字到睡著。」

「這樣小鳥會害羞啦。」

「那,小鳥,有點累了…晚安?」

「恩,海未醬晚安。」

小鳥被喝醉的海未弄的哭笑不得,突然想到了之前計畫已久的事……好像可以在現在使用了。

 

雖然有點突然,但機會來了可不能讓它逃走!

小鳥的鳥毛開心地站了起來,小鳥覺得今晚的應酬甚麼的疲憊都飛走了!

 

上吧!!南小鳥!

 

 

 

在睡夢中的海未突然覺得背後涼涼的──

 

─────────

溫暖的陽光照射在海未臉上,雖然一直以來的生理時鐘會叫醒海未,讓海未可以提早起床幫小鳥準備早餐,但今天好像生理時鐘不起作用。

 

海未睜開了厚重的雙眼,為什麼自己的房間會有陽光,難道昨晚自己忘了拉窗廉了?不對,自己昨天連怎麼躺在床上的都不知道……,自己昨天到底做了甚麼?

 

記得是陪著大小姐去參加舞會…,然後記憶就有些模糊了,算了,反正一定又是在忙一些跟大小姐搭訕的人的事情,那應該就沒甚麼。

 

海未坐起身,被子從身上滑落,海未突然覺得上身涼涼的────為什麼我沒穿衣服啊!!!!

 

海未四處張望了一下,仔細看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小鳥的。

 

海未突然注意到自己身旁的被子有一個鼓起來的形狀,海未這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不、不會吧……。」

 

躡手躡腳的輕輕拉開被子的一角,看到了屬於小鳥亞麻色的頭髮

「這樣摀著頭睡不太好喔。」

海未把被子蓋到小鳥脖子下,看到了小鳥裸露的雙肩。

 

「不對!!為什麼連大小姐也沒、啊!一定是我還沒醒!真是的~做那麼真實的夢會嚇死人的~」

海未索性抓著被子躺下再次入睡。

 

再一次醒來,睜開眼後,發現小鳥也醒了,用著朦朧的眼眸看著海未。

 

「海未醬…早安。」

 

「呃……大小姐早安。」

「小鳥說過了兩個人的時候要叫小鳥的名字。」

 

「這…這怎麼行呢。」

「明明昨晚海未醬都叫過很多次了…。」

小鳥不滿的嘟起了嘴。

 

「诶?昨晚?」

「是啊,在舞會的時候有叫,之後在…在床上的時候也叫了很多次///」

 

──在床上也叫了很多次……是我理解的那樣嗎…。

海未的內心是崩潰的。

 

看到海未滿臉複雜的樣子,小鳥愉悅地坐了起來。

「小鳥要起床了喔~」

 

「不不不不不!!!大、咳、小鳥還沒穿衣服呢!」

「讓海未醬把小鳥看光光也是可以的呦~啊、昨晚就……」

 

「居、居然…小鳥…我、」

海未早已滿臉通紅,試著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做了甚麼,

但是

──根本沒有印象啊!

 

「海未醬。」

小鳥慢慢爬到海未身上,一覽無遺的曼妙身材全被海未看到。

 

「小、小鳥、」

「噓~海未醬會對小鳥負責的吧。」

小鳥細長的手指放在海未的唇上。

 

「會、會的。」

海未緊張的看著小鳥,覺得小鳥身上傳來的香味不斷侵蝕著自己的理智。

 

「海未醬不用緊張。」

小鳥稍用點力推了海未的胸,海未就又再次倒在了床上,由下而上望著小鳥。

 

「小鳥…這樣好嗎?」

「事到如今才說這些有點太遲了呦~海未醬就放輕鬆讓小鳥來吧~」

 

 

END(?)

 

 ──────

好吧w其實這是一個假戲真做的故事,前面的劇情都是假的!最後才是重點!(甚麼鬼#
而且到最後走向好像變逗比了w(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可惡,執事/保鑣海跟千金鳥的設定真的好好吃啊(流口水)

不良梗也是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冷靜#

如果大家喜歡的話就好了呢~

謝謝觀賞OwO

————————————
在抓錯字時突然想到的

來跟大家補充一下~
小鳥跟海未說「昨晚在床上也叫(名字)了很多次。」
小鳥的意思是喝醉的海未說「要叫小鳥的名字叫到睡著」
我們可愛的海未以為小鳥是說「昨晚(在咳咳咳的時候)也叫了很多次」

嗯…果然如果早上起來發現自己跟旁邊的好夥伴都沒穿會引來各種誤會啊(#

感覺到大家的溫暖了WwW謝謝泥們

阿拉斯舟:

白衣_激进派海鸟厨:

辛言_罗泽艾莉催婚联盟会:

残影(咸鱼):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海鳥】我的學姊哪有那麼帥

各位好久不見(?)

我又來挖坑做死了(X

為了慶祝海未生日所以就來更文,因為下星期要段考,所以可能分成上下篇來寫

只是突然想寫個 學姊鳥跟學妹海的故事

有些微 學姊兼學生會長翼跟學妹果

單純寫開心的,可能會有些地方很怪,歡迎吐槽(X)

還有這看標題感覺就是一個歡樂向(?),大家就抱持著愉快的心情去看吧~

如果沒問題的話,那就開始了喔OWO

園田走在布滿櫻花的粉色走道,這是個陌生的新環境,園田家算是個開放的家庭,但絕不算是放任,園田家希望自家的孩子在上高中時就先搬出去住,習慣一下外頭的生活環境,讓他們在未來比較不會那麼難適應大學生活。

園田走進了校門,看著身邊的學生們都成雙成對的走在校園內不禁不安地想著
「大家感覺都相當熟識了啊,不知道我是不是也能成功認識到新朋友。」

輕輕的皺起了眉頭,在眼睛聚焦後,園田隱隱的發現在不遠的前方,有個女生直直地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

「你就是園田海未?」
女生在園田面前停了下來,望著園田。

「诶?是…是的。」
面對突然向自己搭話的人,園田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看到園田點了點頭確認後,女生露出了笑容,將手伸向園田

「初次見面,海未醬,我是南小鳥,妳的直屬學姊。」

那是園田第一次將眼神停留在一個大概算是剛認識的人身上那麼久,清秀標誌的臉,還有那極具特色些微下垂的眼以及頭上一戳跟她名字極為搭配的鳥毛。

每一項都緊緊抓住園田的目光,園田覺得站在自己眼前的這人很特別,對自己有著未知的吸引力,而園田也不了解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想法。

看著南伸出的手,園田也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無法克制自身的顫抖,輕輕握下。

「請、請多多指教,南前輩。」

看到園田慌張的樣子,南忍不住的笑出聲,猶如銀鈴般的笑聲,笑起來時顯露出的淺淺酒窩,視覺和聽覺的洗禮,看的園田的臉是一陣熱。

「呼呼~海未醬不用那麼緊張啦~」

「是、是的!!」

園田身體還是很緊繃,南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的學妹是個容易緊張的孩子呢,不過在自己的帶領下應該會變得比較坦然些吧?

「那我帶海未醬到新教室吧,海未醬跟著我走。」
說完,南就轉身背向園田,偷偷漾起了淺笑

「好的,謝謝南前輩。」

「就說了不需要那麼拘謹啦~」
看來要讓自己的後輩變得坦然些,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呢......。

園田趕緊小跑步跟在南的後方,看著南的背影,園田覺得她想更認識自己的學姊,想了解她更多,想知道她許多的事。

──────

園田順利的被南帶到了教室,一路上南不斷提起新的話題,跟園田天南地北的聊著。
「大概是怕自己尷尬吧?真是溫柔的學姐呢。」
到了教室的園田輕聲地說著

「嗯?海未醬說了甚麼嗎?」
南帶著疑惑的表情看向園田, 歪了歪頭。

──南學姊很可愛
腦中閃過這句話,園田一瞬間滿臉通紅,慌慌張張地擺著手
「沒、沒甚麼!謝謝學姊帶我到教室!」

「嗯哼~不客氣~那麼晚點見了~小鳥先走了~」

「好、好的,學姊再見。」
南獨特的鳥毛緩緩地隨著主人離開晃動著,園田就這樣看著南以及鳥毛離開走廊,試著平靜自己心中的悸動。

──這種從未發覺過的感覺,是甚麼?
園田輕輕的將手放在左胸上,還可以感覺到自己尚未平靜的心跳。

「诶~~~剛剛那個是學姊嗎?好厲害呢!!」
從後方傳來一個充滿活力的聲音,嚇到了正在認真思考的園田

「嚇!太、太大聲了。」
園田一轉身便看到一頭橘髮的女生用欽佩的眼神看著她

「明明才剛開學就認識學姊了,你好厲害哦~」

「不...其實那是我的直屬學姊,是她來找我的。」
園田搖了搖頭,一向不習慣跟別人搭話的自己,怎麼可能會這麼快交到新朋友呢。

「是嗎~這麼說我也會有直屬學姊了嗎~~好期待呢!」
橘髮的女生開心的在原地跳了幾下,看向園田。

「對了,我叫高坂穗乃果,你叫甚麼名字呢?」

「我、我叫園田海未。」

「海未醬嗎~我們當朋友吧~」
高坂笑著向園田伸出了手

「朋友…好的!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園田也露出了害羞的微笑,回握住高坂的手。

居然那麼順利的就交到了朋友,看來來到這裡也是不錯的呢,雖然這個人看起來好像不是那麼的可靠……。

─────

「海未醬,等等新生的活動就要開始了,我們先去活動中心找座位吧。」
「好的,我們走吧。」
海未收起了書,跟著高坂走出了教室。

「我聽說活動中心在球場附近,但球場在…啊、有了」
園田看到走廊盡頭有很多人聚集在附近,走近發現新生都前往一旁的活動中心,而有些高二生則聚集在球場周圍圍觀裏頭無意間挑起的球賽

「你看那個女生不是高二的學生會長綺羅翼嗎?」
「是啊!而且跟她一隊的那個女生是在學校人氣數一數二的南小鳥呢!」
「她們居然一組啊,這場球賽真有看頭!」
「看來是打二對二呢,對面的女生來頭好像也不小,這下有趣了。」
聽到了圍觀的學姊們的對話,高坂忍不住拉著園田擠到了她們身旁,好奇的問
「學姊學姊,請問妳知道她們是打了甚麼賭嗎?」
「穗乃果…這樣直接跟學姊說話太沒禮貌了。」

兩位學姊笑著跟園田搖搖頭,表示她們不在意,其中一位學姊回答了她們
「聽說是之前她們跟南的社團以及學生會之間的小衝突吧?好像是說甚麼要用和平的方式解決,輸的一方要答應贏的那方的要求」

『也太和平了吧……。』
園田在心中暗自吐嘈

但一旁的高坂卻兩眼放光,一副興奮的樣子
「海未醬!我覺得好像很有趣,我們也一起觀看比賽吧!」
「那位子、」
「位子等等再找就會有了啦!現在這個比賽可是錯過就沒有了喔~海未醬難道不想看學姊們的比賽嗎?」
「唔……」
的確,海未是想留下來看的,想看南打球的樣子,剛才的學姊們也說了,南是在學校數一數二高人氣的學生,讓海未覺得更加好奇。

所以,海未屈服了,決定乖乖地站在一旁觀看比賽。

──────────────

橙髮綠瞳的學生會長瞄了一眼身後的亞麻髮蜜瞳,那人的眼神極為認真,翼皺了一下眉頭
「沒想到難得跟妳同一隊的一次,居然是這種時候,抱歉把妳牽連進來了。」
「別在意,是小鳥我自願的,就交給小鳥吧。」
「聽起來真是可靠,一起加油吧。」

私下加油的話說完了以後,翼向提出挑戰的對方說
「因為不是甚麼正式的排球比賽,所以就三球定生死,發球員沒有特別規定一定要換,規則也沒有那麼嚴,不過界線還是存在的,可以接受嗎?」
「當然沒問題,輸的賭注也已經說好了,可別反悔啊。」

「那也要等妳們贏了之後再說啊。」
翼輕輕的勾起了嘴角,輕聲地說

站在排球網旁的裁判確認兩隊都已暫定位了
『嗶──』的一聲,比賽開始

由對方先發球,用了高手發球,球很順利的到了翼那裡,翼用了低手傳到在後方約一步之差的小鳥那方向

「小鳥!」
「知道了!」
小鳥一個漂亮的托球,形成完美的弧度,雖然時間很急湊,但翼早已準備好助跑起跳等球,當球到達了適合擊球的點時奮力甩臂扣球──『咻』的一聲,全場都還來不急反應,卻已經完成了一個快攻。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現場瞬間哄鬧了起來,對會長和南的默契大為讚賞,

「居然一來就是個快攻,看來會長妳沒有要放水的意思。」
「那不是當然的嗎,這種事情可不是隨便可以讓的。」
「可是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剩下的兩球我們會贏回來的。」

第二球由小鳥發球,也使用高手發球,球打到了網,軌跡變得有些不固定,但還是被對方接了起來
「幫我托一個!這球一定要拿下!」
「好!」

對方也扣了一個殺球,翼一個跨步準備去接,但跨出去的腳卻沒有站好
「唔、、」

球是接到了,但卻往奇怪的方向飛去,出界。
翼轉身向小鳥露出不好意思的笑

「小鳥抱歉,失誤了。」
「翼醬妳是不是…、」
「沒、沒甚麼的,繼續吧,剩下最後一球了。」
「翼醬,不要逞強了,小鳥我有一個辦法,願意相信小鳥嗎?」
「……唉,真是藏不過妳,只能這樣了」

翼向裁判說了下暫停,小鳥走向翼準備討論戰術。

在一旁觀看的海未從頭到尾直盯著南,沒有移開視線,雖然南看起來是那種瘦弱需要好好保護的女生,但沒想到打起球來可以那麼的帥氣。

「海未醬!海未醬!剩最後一球了,好緊張啊!」
「……。」
「海未醬?」
「啊、怎、怎麼了嗎?」
「真是的,海未醬都只在看南學姊,還看得那麼入迷。」
「才!才沒有!我有認真看比賽的!嗯?」
「海未醬怎麼了嗎?」

園田瞇了一下眼睛,往綺羅的方向看去,一旁的高坂好奇地看向園田

「學生會長她,好像扭傷了。」
「诶??難道是因為剛才的接球!」
「可能是這樣,不過剩下最後一球了,照這樣看來如果讓會長打扣球的話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居然……會長會如何選擇呢?好擔心呢……,對了!海未醬!我們來幫會長她們加油吧!」
「也是呢。」

『南學姊,加油啊……。』
園田在心中默默地想著

沒想到——

「會長!!!!南學姊!!!!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Fight噠油油油油油油油油油!!」

園田雖然知道是要幫學姊她們加油,但也沒想到是這種大聲呼喊的加油方式,不僅讓周圍圍觀的學生看向她們,連在排球場上認真討論戰術的四人也看了過來

「好、好羞恥啊////////」
海未此刻真的非常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那個是…海未醬?」
在場中央的南看向了聲音的方向,看到了那海藍色的自家的學妹,頓時放鬆了起來,心情也變的愉悅。

「認識的?」翼不解的問。
「恩,那個藍色頭髮的學妹是小鳥的直屬哦~」
「那一旁那個橙色頭髮的是?總覺得很眼熟。」
「小鳥不認識呢,可能是海未醬的朋友吧?」
「總之謝謝她們加油了,讓我放心了不少。」
「正好小鳥也是呢~」
「那等下就照小鳥妳說的做了,抱歉了,在這種關鍵時刻……。」
「都說了沒關係的,今天的翼醬真是喜歡道歉,那個帥氣的學生會長翼醬到哪裡去了~~」
「噗~~~好啦~知道了,就交給妳了。」
「好的~南小鳥會加油的~」

「要開始囉!」
裁判提醒了南和綺羅,南後退到原來的位置,綺羅站在原位


代表比賽繼續的哨音再次響起,穗乃果和海未都繃緊了神經

是對方發球,海未這次不敢只盯著南,這一球攸關比賽的勝負,她決定先把觀察南這件事擺在一旁,認真地觀看每一個細節以及球的動向,球越過了網,飛向了翼那裡

翼正慢慢地後退著,輕咬著牙,看來並不想讓人發現她受傷,海未暗自的幫會長加油著,海未轉頭看向了穗乃果,發現她的眼神是園田從未看過的嚴肅。

穗乃果看著翼,皺了下眉頭
『感覺起來很痛啊……真是的,會長真是亂來。』

翼退到了三米線後方,看似是要接球,但翼卻退到了小鳥的後方,這球由小鳥接起。這個行動讓園田震驚不已。

「難道是南學姊她、!!」
「是南學姊她要扣球對吧!」
穗乃果搶先一步地說,她雖然也對於看似瘦弱的南要扣球這件事感到驚訝,但她仔細想想如果受傷的是自己的朋友,自己就算不會打也是會大吼大叫的說著讓自己來,這麼一想的話,南會做出這種舉動感覺也沒甚麼了。

──現在一切只能靠南了

球往後方翼那方去,翼站定位後將雙手舉起至額頭高度,手肘打開呈現三角形的形狀,看準時機將球往前一舉──

「甚麼!!居然是綺羅舉球!」
「所以打扣球的就是南了嗎?!」
「真是令人意外啊!」
圍觀的學姊們驚訝的說著,園田早就明白了南的戰術,正觀察著另外一方,另一隊的學姊們感覺已經完全傻住了,南的扣球應該可以成功。

──果然

「小鳥!交給妳了!」
「小鳥要上了哦!」
一個住跑跳起,南找到了時機點,右手一揮,扣了下去。

──壓線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南(學姊)他們贏了!!」」」」」」

現場一陣暴動,穗乃果也在那些人群之中歡呼著,海未鬆了一口氣,剛剛打扣球的南學姊─很帥,海未有一瞬間心想就算比賽沒有贏也沒有關係,只要有看到那樣帥氣的南學姊一切都已經值了。但海未馬上就吐嘈了自己奇怪的想法。

總之,比賽最後是贏了,小鳥和翼慢慢地走到了另一隊的學生面前。

「真是精采的比賽啊,沒想到最後會是小鳥妳扣球,真是嚇了我們一大跳。」
「是啊,不過翼妳們第一球的快攻真的好可怕啊,根本來不及反應。」

聽到了稱讚,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沒甚麼,這次是因為小鳥幫忙,不然我應該也沒辦法贏。」
「翼醬明明也很厲害(O8O)。」

「哈哈哈,你們不用謙虛了,總之,是我們輸了,我們會遵守約定的。」

「那就拜託妳們了,希望之後還有機會可以再跟妳們打球。」

等到人潮散了差不多了,小鳥跟翼走向海未跟穗乃果

「海未醬妳也來了啊~」
小鳥先是像兔子般俏皮地跳了幾下到了海未面前,之後站定之後些微的將身體向前傾,由下往上的看著海未。

「唔、是…是的,學姊們剛剛很厲害呢。」
看著這樣的小鳥,海未不自覺的將視線撇向一旁。

「不,還多虧了有妳們的應援,謝謝妳們了。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學生會長綺羅翼,妳們呢?」
翼在小鳥後方慢慢走了過來,步伐有些緩慢。

「學姐好,我是園田海未。」
「我是高坂穗乃果,會長還有南學姐請多多指教!」

「高坂…穗乃果…?」
聽到了穗乃果的名字後,翼好像隱約地想到了甚麼,她對這個名字感到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在前幾個星期有看過,但…卻又想不太起來。

「翼醬?怎麼了嗎?」

在場除了綺羅外的三人全用疑惑的目光注視著她,翼瞇起了眼睛,頭歪了歪,手輕勾住了下巴。

此時的翼腦海裡突然閃現了剛才打球時,小鳥對她說的話

『恩,那個藍色頭髮的學妹是小鳥的直屬哦~』

『藍色頭髮的學妹是小鳥的直屬哦~』

『學妹是小鳥的直屬哦~』

『學妹是直屬哦~』

『直屬哦~』
回神的翼此時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位橙髮的學妹如此的面熟。

「啊…。高坂同學,不好意思那麼遲才說,其實我是妳的直屬學姊。」
翼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看向穗乃果。

「甚麼嘛~翼醬~原來是這種事情,小鳥還以為……、」

—迷之沉默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真的非常對不起…。」

TBC

海未生日快樂~~~~

不知道為什麼跟我一開始想的…不太一樣(?),而且有很多段是在打字的時候突然想到的

然後我真正的預訂內容才寫了四分之一Orz

還有其實排球那段是我真的亂來的,請不要太介意

感謝大家的觀看啊OwO

腦洞炸掉

——事後

啾啾「海未醬覺得…新口味如何呢」

阿海「只要是小鳥的,我都喜歡」

啾啾「海未醬真狡猾///」

阿海「……」

啾啾「……」

阿海「…小鳥」

啾啾「嗯?」

阿海「可以再來一次嗎?」

啾啾「小鳥不知道啦///」

阿海「那我開動了」

啾啾「等、海未、唔…」

————

我炸成灰燼了

靳歆諼:

護唇膏趴吐(?


\果果小天使/


謝謝  @赤希Akaki  上次的回覆w
但是自從發了那篇文後我就無法發其他文了(發文的鍵消失了Orz)
所以想說刪掉後再試試,結果w嗯……
可能Lofter不喜歡我(打滾
看來以後無法在這裡發文了呢Orz